不文艺,不严肃,
不搞笑,不煽情。
人如其文,相当无趣。

有真爱,无本命。

把所有社交软件开了一遍,突然不知道该在哪里说话。生存环境惨无人道,想要空调,空调,空调。太依赖基友了,最后总会变成 她对我非常重要,很需要她以及很希望被需要。以前对壹安也是,但至少她爱着我(现在可能不了。这样的想法真无聊,也没必要。我只需要看着陈芷桑一个人,就够过一辈子了。

[小排球/月山]偶然性世界

*写给my小横幅(好好复习一天不上微博就奖励两千字:D)


*非常混乱


乌野的球场上有个传说。

不,或者更准确点来说,五年前一个五年后一个。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泷之上电器店橱窗上贴着的——不要问我为什么电器店要贴排球海报——小巨人和小太阳。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那时还有一个传说,圆月当空不知是谁先说起来的,总之成了一时佳话。乌野的铜墙铁壁,乌野的理性大脑,乌野的月亮,大家都这样口耳相传。

只不过那个少年不爱拍照,当时来采访的人被他一个斜眼看得职业微笑都差点挂不住,还不如去拍拍边上讨喜的小太阳。

那个时代的事也不是什么都没留下,你去嶋田超市,能在最靠近储物室的冰柜边上看到一张...

[小排球/月山]我们的关系有些奇怪了

#三十题

#28.我们的关系有些奇怪


*三体馆出没⚠

*致歉,向无故躺枪的阿黑和赤兔。


山口忠把最后一个排球扔进筐里,抬头看了看挂在门上的钟。半个身子挂在金属筐边,脚尖着力往前一小段一小段滑,鞋底摩擦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东峰旭从器材室往回跑,经过他身边正想拍下肩,被山口一脚踢在球框轮子上的动作吓得往后一缩。不过那一脚也只是做做样子,堆得都满出来的排球晃也没晃一下。后知后觉发现边上惊疑不定的东峰学长,山口赶忙摆手弯腰连声道歉,反倒是这回动作太大,排球山丘顶端几个接二连三滚下来。两个紧张症患者同时并用僵硬的双手双脚追着球跑。


从第一体育馆出来,照理讲这个时候该右拐回宿...

[小排球/月山]挤在一个被子里的聊天

#三十题


#4.挤在一个被子里的聊天(原题:挤在一起的聊天;被我记错了:D)



*(R注意,耻度大)



月岛迷迷糊糊睁开眼,早晨的阳光从窗帘没拉拢的缝隙里透进来,他摸索到床头摁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现在还早,上午第一节也没课,就先不叫山口起床了。


他转过头看着边上的人还在睡眠中,发出均匀的呼吸。眼前的场景一再重复,他记不清多少次醒来看到山口熟睡的脸。两人都还很小的时候,山口肉嘟嘟的,一半脸枕在枕头上压变了形。月岛会趁他还没醒时戳戳他的脸,点点他的小雀斑。高中以后偶尔留宿,山口不太需要自己叫他起床,自己醒来不久后山口也会自然醒。尽管看上去不太像,但山口确实...

[小排球/月山]毕业典礼

*嘛,最近毕业季


*后附一篇西瓜小短梗


山口忠面对着镜子整理礼服,衬衣领子的一角总是翘起来,他反复压了好几次都无济于事。思考要不要趁临出门前还有一点时间脱下来熨一下。


“你要哪一个领结?”


月岛站在身后,两人的视线在镜子中交汇。


“唔……”食指移动到月岛的左手,下一秒又改变了注意指向右手。山口在镜子上来回划过几道横线打圈圈游移不定,最终月岛翻了个白眼直接把右手上的领结挂在他脖子上。


山口悻悻地反手去系领结带子。


他低下头,视线就落在镜子里身后的黑色西...

[小排球/月山]atm

*声明,脑洞源于横幅,小清新属于我。

*原脑洞更没节操。不打tag了


如今房间空荡荡的,山口戴上围巾,钥匙揣进大衣口袋里,取下挂在鞋柜边的黑伞。他不太确定几点能回来,临走前打开前门的廊灯。

现在是十一点十分,几分钟前山口抱着电脑盘腿在沙发上整理公司资料时接到了月岛打来的电话,他等了好几秒那边才有声音。电话那头断断续续、模糊不清,还可以听到酒杯碰撞的声响。山口仔细分辨才听清,阿月说自己喝得有点多,让他来接一下。

车被月岛开走了,他只好打车过去。山口有些困,半阖眼看着窗外。药店24小时的招牌明明灭灭地闪;一个塑料袋从地面上飞起来贴到商店的橱窗上;雨点打在流浪狗的身上。雨...

[小排球/月山]fragment

*超短打*11,千字para*2


*稍微整理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各种短梗


*然而并没有什么意义/.


#饮品店


“阿月你要哪个?”


“这个。桃子味的。”


“诶,我本来也想要这个的…那我换一个好了。”


“为什么我们不能要同一个口味的?”


“因为…这样就只能喝到一种,不能交换着喝了”


“哦。”


月岛倾过身子吸了一大口山口手里的柠檬汽水。...


[小排球/月山]你内裤的颜色

*事先声明,梗较恶俗,注意避雷


#三十题



#12.你内裤的颜色






“阿月,这是什么?”



放在抽屉最底下的日程本,如果不是把压在上面的文件夹拿开,他都没有发现。山口站在书桌边随手翻了翻,除了有日历的那几页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空白的。纸页有些泛黄,几页边角被压折了,带着橱柜深处的味道,看上去是多年前的本子,但他对此毫无印象。



翻回前面的日历,连续近两个月,...

[小排球/月山]evanescent summer(1)

*半架空

*设定是两人不认识。时间点在升高中前的暑假。



*写完上面这句话我突然觉得这两人是不是太小了点(´艸`)。请不要太在意年纪……

 
 

#1

为了赶上今日上午最后一班巴士,山口忠是跑着过去的。总算在司机打火发动前跳上最后一级台阶。

汽车颠簸,加上汽油味,公路和天空都亮得晃眼,把他弄得昏昏沉沉的。山口几乎睡了一路,醒来的时候,正歪在旁边的人身上。那人朝山口看了一眼,山口只得尴尬地笑笑,想要搭话,问些“你要去哪”之类无关紧要的问题。对方却在他开口之前转过头去看窗外,风吹动他浅黄色的卷发。

山口摆正身子盯着前...

[小排球/月山]床铺

*前后画风突变……


1.


合宿的第一天晚间就加训了,一直到快十一点钟,最后一个离开的人才把体育馆的大门锁上。影山和日向抢着谁先去洗澡,明明隔间有那么多个,两人非要堵在门口扒着门框谁也不让谁先进。


“笨蛋总是精力无限啊。”月岛在后面咳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所有人都陆续洗完澡,每个人都带着湿漉漉的清爽。东峰明显对西谷垂顺的头发非常感兴趣,他抱着枕头坐在西谷边上一绺绺揉捻他摩卡色的发梢,好神奇啊,为什么干了之后头发都翘起来了,平常有抹发蜡吗。西谷被顺毛顺得有点昏昏沉沉的,...

[小排球/月山]Sweet languor

*非常无趣的小片段


*今天太冷了


在下雪的天里,阿月睡着了。


雪是后来才下起来的,当时山口正盘腿坐在月岛的床上看书,抬头发现窗外飘起雪花的时候他正要告诉月岛,才发现对方坐在床上靠着墙睡着了。


十一月末已经开始供暖了,房间里不会太冷,月岛就只穿了长袖的单衣。山口动作很轻地爬到月岛身边,把他的眼镜摘了下来,收起了倒扣在腿上的书,和自己正在看的书摞在一起。山口有点想去窗边看下雪,可是又不想下床。在月岛边上坐了会儿,山口抖开叠在床头的薄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


拾掇妥当后山口拿起书继续看,看了两...

[小单车/东卷]Undisclosed desire

1.



其实每当我爬到山顶的时候,我都很想见到一个人,但我知道无论多少次,他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张开双臂拥抱终点,孤独感犹如箱根的风穿过我的五脏六腑。



我发现我非常非常想他。



想要回到我们第一次相遇的赛场,想要回到一生仅此一次的高中联赛,想要回到令人面红耳赤的东堂庵温泉。



我记得自己很多次对他说,你理所当然地在我身边。



理所当然。...


1 / 4

© 十一月的人鱼森 | Powered by LOFTER